脱欧就像搬新家?约翰逊掀翻谈判桌欧盟欲唤不回 商界沮丧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用被谈判对手视为“野蛮”的方式迅雷不及掩耳地接连掀翻两张谈判桌——先是上周末宣称与布鲁塞尔就脱欧贸易协定进行的谈判到此为止;10月20日,他又撇开试图讨价还价的曼彻斯特工党市长伯纳姆(Andy Burnham),直接宣布要对这个英格兰北部最大城市实施最高级别的防疫限制措施。

而在当天与250位商业领袖的视频会议上,约翰逊和英国内阁大臣戈夫(Michael Gove)言简意赅通知他们赶紧为12月31日脱欧过渡期结束认真做好准备,并坚称无协议脱欧也将带来重大机遇。戈夫声称,脱欧就像“搬到新房子”一样,一开始很麻烦,但最终还是值得的。约翰逊则表示他将帮助企业为即将到来的改变做好准备。

“Rien ne va plus!”约翰逊在电话里用一句法语俚语敦促商界领袖们:投注结束啦。至于究竟该怎么准备,一位参会企业家私底下抱怨,首相并未给本已疲于应对新冠疫情的他们提供更多细节。这场仅持续了23分钟的视频会议令部分参会企业大佬倍感沮丧。

约翰逊不惜在一天之内得罪两拨人——曼彻斯特市政府和本国商界大佬,或许也可以看作是给欧盟的强烈暗示信号——这个掌控唐宁街的人可不是虚张声势,而是真的会说干就干、破釜沉舟,所以欧盟若还不准备做出实质让步,就别想再谈判了。

前欧洲议会议员、伦敦智库经济事务研究所学术和研究总监赛卡玛尔(Syed Kamall)认为,英国的确不只是说说而已,实际上已在公务员队伍和政府层面为无协议脱欧做准备;而欧盟担心英国成功脱欧对其它成员国产生不良影响,因而其谈判策略的关键仍是让英国脱欧尽可能困难。

双方谈判一直卡壳在两个问题上:一是公平竞争环境,布鲁塞尔希望确保英国政府对企业的援助不会导致不公平,从而削弱欧盟企业地位;二是欧盟渔民可以继续进入英国水域捕捞。

20日和21日,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和英国首席谈判代表弗罗斯特(David Frost)已连续两天举行电话会议。

巴尼耶上周五在欧盟峰会上曾表示,他已向英国建议,他的团队本周一前往伦敦继续推进谈判,但是被后者拒绝。

在21日下午的电话会谈后,巴尼耶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信息称,双方应该“充分利用剩下的时间”达成协议。他表示自己还可以在本周四前往伦敦与弗罗斯特进行面谈。

英国首相发言人的回应是:恢复谈判的大门虽敞开,但“只有在欧盟从根本上改变其做法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约翰逊先前将10月15日定为与布鲁塞尔就未来贸易关系谈判的确切截止日期,上周欧盟峰会协商无果,约翰逊宣称英国准备退出谈判,除非布鲁塞尔做出“根本性的改变”。

在上周五发布的一段事先录制的视频中,约翰逊抨击布鲁塞尔“希望继续以一种完全无法接受的方式”来控制英国的命运和自由以及渔业。

他说:“鉴于他们在过去几个月大部分时间里都拒绝认真进行谈判,同时鉴于这次峰会似乎明确排除了加拿大式协议,我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应该为1月1日(无协议脱欧)做好准备,采取澳大利亚式安排,基于简单的全球自由贸易原则。”

首相发言人则更进一步,在随后的吹风会上说:“贸易谈判已经结束,欧盟通过说他们不想改变谈判立场而有效地结束了谈判。”

英国的威胁无疑令欧盟感到震惊,但欧盟的权力核心在很大程度上仍视约翰逊的警告为“虚张声势”。有欧盟官员表示,如果在接下来两周或三周内还没达成协议,那就必须认真开始准备无协议脱欧的情况了。

英国希望谈判转向所有领域的法律文本讨论,作为让步的姿态之一,在周一的电话会谈后,巴尼耶对此的态度从先前的拒绝转为愿意接受。但是,英国官员提出,除非布鲁塞尔接受现在正与一个“独立主权国家”进行谈判,否则正式谈判将无法恢复。

戈夫在下议院表示,英国无法接受这样的协议,要求英国以几乎相当于当前配额继续向欧盟成员国提供本国水域的捕捞使用权,以及欧盟拥有裁决权的国家援助体系。

欧盟领导人仍怀疑约翰逊是否真正想达成脱欧协议。约翰逊周二则明确表示,无协议脱欧的结果“对于政府来说没有恐惧”。

过去几天,与约翰逊公开对撕的曼彻斯特市长一直是媒体关注焦点,他向唐宁街叫板,强烈反对将该市列入疫情防控第三级,除非政府满足其对财政支持的要求。

约翰逊为谈判设定的最后期限是周二中午12点,警告在那之后,若地方政府还不同意,中央政府将单方面采取措施而无需当地政府支持。

时限到了,谈判无果。当天下午,约翰逊宣布曼彻斯特市自周四午夜进入最高的第三级限制,所有餐馆、酒吧、赌场、游戏厅和娱乐场所关闭,不同家庭避免室内混合,政府将为当地提供2200万英镑支持。

而在那之前几小时,伯纳姆还拒绝了唐宁街给出的拨款6000万英镑支持的报价。

伯纳姆最初要求政府为该市提供7500万英镑以支持受影响的企业,后来降至6500万英镑,而唐宁街愿意支付的6000万英镑距此仅差500万镑。

约翰逊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为了公平起见,给曼彻斯特的条件必须符合与兰开夏郡和默西塞德郡达成的协议。约翰逊强调面对当地新冠感染率飙升他别无选择,“不采取行动将伤害曼彻斯特的国民保健服务体系,并导致许多曼彻斯特居民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伯纳姆指责政府采取“野蛮”战术。他希望为本地受影响的企业雇员争取到80%的工资代偿计划,这是3月第一次全国封锁期间政府为保就业实施的措施,该工资补贴政策已结束。

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Rishi Sunak)表示可为受影响雇员提供相当于工资三分之二的补贴。在为应对新冠大流行已花费超过2000亿英镑以后,苏纳克显然需要尽可能限制公共开支。

约翰逊对曼彻斯特地方政府的谈判姿态,是否也会真的用来对付欧盟?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自我认定的谈判底牌强硬程度。

柏林一直对英国脱欧及相应地缘政治后果感到不安,这也是为什么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整个脱欧谈判过程中都更倾向于与伦敦进行建设性对话;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对英国脱欧的立场始终更强硬,将其看作法国的机遇,并希望英国深切尝到离开欧盟的代价。

“我们可以接受牺牲渔民的脱欧吗?不!”马克龙说。他强调脱欧谈判是关于英国与欧盟之间未来关系的整体以及如何对其进行监管。在他看来,英国人更需要欧盟的单一市场,因此“他们更依赖我们”。

但是马克龙也不得不承认,一旦英国选择无协议脱欧,就可以切断进入其专属经济区的通道,这意味着欧盟渔民将不再被允许在英国水域捕鱼。目前包括法国在内的欧盟渔民捕捞的所有鱼类中有42%来自英国水域,按照欧洲渔业联盟的说法,这可能会导致欧洲渔船的整体净利润削减一半,并损失至少6000个就业岗位。

对英国渔民和鱼类加工零售商来说,进入欧盟市场的机会也必然减少,并面临关税负担。当前英国渔业出口的海产品中约75%运往欧洲市场,但这些年实施的欧盟共同渔业政策对英国渔业发展不利,其所占欧盟市场份额非常小。

安联分析师博阿塔(Ana Boata)指出,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对欧元区造成的损失可能高达330亿欧元,德国将是欧盟成员国中最大输家,损失估计82亿欧元,荷兰和法国也将分别受损达48亿欧元和36亿欧元。

在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克拉默博士(Jrg Krmer)看来,法国在渔业问题上的强硬态度对欧盟的整体利益而言是因小失大。

“自由贸易协定绝不能因为渔业的利益而失败,因为渔业的宏观经济重要性可以忽略不计。”他说。他认为德国总理应该向马克龙施加压力,要求其做出妥协。

法国欧洲事务大臣博恩(ClémentBeaune)则呼吁绝不能在谈判的最后几天失去冷静,暗示要等待对手让步。他将达成协议的时限设在11月初,并告诉法国国民议会,欧盟在此之前将不会采取任何新办法。

20日下午,英国国际贸易大臣特鲁斯(Liz Truss)证实,与美国之间的第五轮贸易谈判已开始,双方都同意在美国大选前加强谈判。由于英美贸易关系的规模和重要性,外界认为这将极大推动约翰逊政府的脱欧计划。

英国与美国的贸易额2018年度为2016亿英镑,占当年英国贸易总额的15%。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当晚也表示,他对自今年5月开始的与英国双边贸易协定谈判取得进展感到“非常满意”,目前三十多个小组正在同时展开谈判,并乐观预计协议“很快就会达成”。

眼下对脱欧协议最着急的人也许不是约翰逊,而是巴尼耶。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到明年1月9日就年满70了,根据欧盟委员会工作人员条例,欧盟官员66岁退休,最多可延长四年干到70岁。

在最新一轮较量中,这位资深法国政客在接近“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日子里似乎终于意识到,约翰逊的谈判战术看似疯狂,却绝对有胆量付诸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